消防电热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电热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滑铁卢众生相RIM的失败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0 05:26:18 阅读: 来源:消防电热带厂家

滑铁卢众生相:RIM的失败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北京时间8月4日消息,科技新闻网站TheVerge近日刊载署名为杰西·希克斯的文章称,对于RIM总部所在地滑铁卢的人们来说,这家公司不仅是当地人骄傲的来源,同时也是整个加拿大的骄傲。但是,没人担心RIM的陨落将意味着滑铁卢的崩溃,原因是当地的科技行业已经成熟:硅谷公司已经在当地开设了办事处,而且那里的创业公司社区也正在繁荣发展。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雷德蒙德、库比蒂诺、山景城。在科技世界中,这些城市带有各自的不可磨灭的印记:微软、苹果、谷歌。这些城市已经变得与各自所拥有的那些科技巨头们变得同义:当微软发布新的操作系统时,我们会说自己是在等待“来自于雷德蒙德的消息”;或者,我们会悄悄谈论有关库比蒂诺对保密性的嗜好。

但是,相对来说知名度不那么高的加拿大安大略省滑铁卢则是另一个带有科技巨头印记的城市。在1984年,RIM创立于这座城市;伴随着这家公司划时代的成功,大量人才不断涌入,形成了一增长社区。但是,现在的RIM已经变得步履蹒跚,最近以来的迹象表明这家公司的前景特别黯淡:孤注一掷的黑莓10的发布时间已经被推迟到2013年初,上一季度中这家公司亏损了5亿美元。抽象的来看,对待来自于滑铁卢的新闻是件轻松的事情,只不过就是另一场公司“戏剧”开演而已。但是,RIM的命运会对有血有肉的、真实存在的人们造成影响——并非只是那些购买RIM手机的人们。RIM仍旧是该地区最大的雇主之一,它不仅仅是当地人骄傲的来源,同时也是整个加拿大的骄傲。正如谷歌之于山景城,或是苹果之于库比蒂诺一样,RIM也不只是一家公司那样简单,而是成就的象征,是能定义社区自身形象的特征。为了更好地了解生活在一家锐气尽失的企业巨头的阴影之下到底会是怎样的,我在一个周末造访了滑铁卢,与那里的人们进行了交谈。

从底特律到滑铁卢,道路平坦,绿草如茵。这是一块象俄亥俄那样略有起伏的广阔土地,只是工业化的迹象没有那么明显。一名边境官员问我到加拿大干什么;当我回答说我正在写有关RIM的文章时,她微微笑了起来,但样子看起来带有防护性的怀疑情绪。她象公鸡一样昂起头,问我道:“好事还是坏事?”我们进行了简短的对话,有关在加拿大做采访是否需要工作签证,然后我就再次上路了。高速公路笔直地穿越平原,向东穿过Historic Oil区,然后再穿过Petrolia和London,斜向转北穿过Cambridge和Kitchener,三个小时以后我就抵达滑铁卢,这座人口略少于10万人的小城市。

滑铁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发达的大学城,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滑铁卢大学是RIM联合创始人迈克·拉扎里迪斯的母校,这所大学拥有几座外观崭新的建筑物,拥有现代化的玻璃钢美学。RIM自身就位于滑铁卢大学校园的旁边——事实上,两者之间没有明确的物理边界。从公司聘用的滑铁卢大学学生人数来看,这是合适的;这所大学长久以来一直都在为该公司提供宝贵的人才库。附近的电线杆上悬挂着横幅,上面写着“创意起源于此”,上面印有黑莓商标和滑铁卢大学的校徽。

RIM的员工有一半左右都在这里,也就是8000人左右。你可以在一个炎热的夏日里结识其中一些员工,他们会穿过停车场去吃午餐,大多数人都衣着保守——卡其裤和马球衫——脖子上佩戴着身份标牌。你可能注意到,很多人腰间都别着黑莓手机;你还可能会看到,一个人站在带有RIM公司徽标的建筑物前面的草坪上,穿着黑白相间的“Be Bold”T恤衫。或者你还会看到,有人在公司外面轻轻敲击看起来是iPhone的手机,而他的黑莓手机却静悄悄地躺在皮套里。

“每个星期四解聘通知书都会满天飞。”

RIM的雇员不会接受媒体采访;但是,调查性报道想象他们的感受并不需要太多的技艺。RIM的新任首席执行官一直都在公共关系方面十分具有攻击性,向媒体表示这家公司并未“处在死亡螺旋中”。RIM股价已经跌至个位数,过去三年时间里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缩水了90%。有消息称RIM会被收购,或是分拆。RIM已经宣布裁减5000名员工,未来可能还会采取更多的裁员措施。

“每到星期四,解聘通知书都会满天飞。”临济这家公司的triOS College学院科技系主任贾森·埃克特说道。他一生都生活在这个地区,在滑铁卢大学研究计算机科学,他的许多学生都在为RIM工作。埃克特称,他的这些学生整体上都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乐观。有些人确实认为RIM将可扭转自己的命运,并希望这家公司能做到这一点,找到自己的道路,开始重新提高自己的市场份额。其他一些人则只是希望愉快地工作。不过他也说道:“许多人都已清理好了自己的桌子,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在说起RIM时,埃克特自己没有多愁善感的情绪。“对于被他形容为“最糟糕的企业文化”,他已经进行过足够多的争论。在2006年输掉与NTP之间旷日持久的、残酷无情的专利战争以后,他曾说道,律师已经占据了文化上的主导地位。在此以前,RIM迅速的增长意味着这家公司聘用了许多终身经理,他们之中许多人都不愿承担风险。“分封制”已被开拓出来,而且受到保护;自满则开始沉淀下来。在输掉NTP的官司以后,这种自满——尤其是有关创造新产品的自满——又混合了对保密的痴迷感和司法争讼。这种环境抑制了新的想法;埃克特说道,RIM员工并没有变得“勇敢一些”,而是在恐慌中生活,“如果有事情做错了,那么就有人会被解聘”。

但是,许多天才人物仍旧认为这家公司的新平台拥有很大潜力。RIM需要开发者来为黑莓10提供支持;开发者关系副总裁亚力克·桑德尔斯一直都在进行聘用活动。但埃克特提到,他的两名学生曾全心致力于为这种新的操作系统开发应用,他们计划好了完美的发布时机,会在黑莓10一发布以后就推出。然后,RIM将黑莓10的发布时间推迟到2013年。由于没有收入也没有可以确定的未来,这两人等不起了,他们觉得浪费了时间。“我只能想象到底有多少新的小开发者因此而受到了损害。”埃克特说道。这两名开发者随后到一家伦敦公司供职,负责开发Android游戏。

“不要购买只为支持本地经济而创造的东西。”

很难说有多少开发者曾在黑莓10推迟发布以后重新考虑过自己的计划。但是,滑铁卢大学学生梅耶尔·塔努安仍旧是RIM的支持者。他开发了一个PlayBook应用;除了这种平板电脑以外,他还拥有一部黑莓9900手机。在2012年的黑莓世界大会上,塔努安岑作为专题讨论小组的成员发言,他对自己作为一名学生为何如此支持这个品牌作出了说明。他的答案正是RIM营销部门希望听到的:相对其他竞争对手而言,黑莓会保护数据,安全可靠,能传输专业的图片,还拥有物理键盘。他认为,裁员对这家公司来说可能是件好事;在此以前,这家公司的增长速度过快,而且已经变得规模过大,可能现在应该重新考虑如何管理自身资源。多样性是一个机会,他说道。“我觉得,他们需要把自己所面临的挑战转变成一个奥普拉时刻”,从而允许RIM重新找到重点。他对这家公司有着最好的希望,而且还在继续支持这个品牌。

“IT行业中没有忠诚。”埃克特说道——你会购买运行表现良好的东西,而如果这种东西不再能提供你所需要的,那么就可以购买其他东西。“不要购买只为支持本地经济而创造的东西。”他说道。他将RIM比作Palm:一天的国王被另一位国王取代。有些时候,国王会丢掉王位;有些时候,他们又会重新抢回王位。在他看来,RIM正是这个周期的一部分。他指出,没人担心RIM的陨落将意味着滑铁卢的崩溃。当地的科技行业已经成熟:硅谷公司已经在当地开设了办事处,而且那里的创业公司社区也正在繁荣发展。如果RIM走了,那么就会为其他公司释放人才。

当地健康的科技行业是在多种因素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首先,当地的人才十分充足。滑铁卢大学是加拿大最好的学校之一,尤其是在工程和科学领域中,这所大学夸耀它在这些领域中拥有全球最大的合作项目,向3500多名雇主提供了1.6万多名人才。滑铁卢大学不会象其他一些学校那样,通过限制性知识产权协议来雪藏人才。举例来说,内容管理提供商、加拿大最大的软件公司OpenText就是在1991年从这所大学分拆出来的,允许多名教职员工创立了一家公司。这所大学很重视企业家精神。举例来说,拉扎里迪斯早年就从滑铁卢大学的一位经济学教授那里受到了鼓励,从而开创了RIM。他是退学以后才开创RIM的。

伊恩·克鲁格曼说道,那种企业家精神一直都不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在加拿大人身上,这可能是半开玩笑的说法。“美国的梦想是建设一家大型公司,让其变成‘摇滚明星’。”他说道。“在很多年时间里,我都认为加拿大的梦想是中彩票。”克鲁格曼是Communitech的首席执行官,这是当地的一家创业孵化器,由RIM提供融资。他说道,滑铁卢及其周边地区拥有正确的“成分组合”,能激活科技行业的企业家精神:强大的学术品牌,包括滑铁卢大学和其他多家学校;一种能接受异常行为的文化;以及一个乐于接受风险的网络。他长期以来一直都致力于建设这种基础;15年前这一地区可能拥有50家科技公司,而根据他的计算,现在这个地区的科技公司已经达到了1000家。他表示,平均而言,当地每天都会有一家创业公司创立。

这个三核城市地带——滑铁卢、基奇纳再加上剑桥——并不是只会培育本地创业公司,而且还有能力吸引在其他地方创立的公司。在2010年,菲尔·诺尔丁将其工作申请管理公司Qwalify迁移到了这里。“离开波士顿那样的地方是很难作出的决定,那座城市被视为创新、教育和资金的中心。”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但是,当我看到滑铁卢和Accelerator Centre所提供的东西时,我被击倒了。”他指出,当地的人才库、较低的生活水平和慷慨的政府项目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诱惑。“这里构建在一种具有传染性的文化上,欢迎你的加入。”他写道。

所有这些事情都表明,滑铁卢的命运并非与RIM具有不可分离的关系。“在过去5到10年时间里,基奇纳-滑铁卢已经变得成熟多了,它已经不再是一个落后的小镇。”斯科特·艾略特说道。从2001年秋天开始的两年时间里,他曾在RIM供职,当时该公司正开始从其在美国市场上的营销活动赚取利润。根据他的会议,在那时,当地IT社区的规模还很小;反而是保险业的规模很大。当时OpenText和其他一些本地公司已经出现,但帮助当地IT业变成今天这样子的是RIM的增长。事实上,当时RIM收购了滑铁卢大学校园附近的菲利普大街上的几乎所有建筑物。

但如果说埃克特认为RIM是消费者技术这一达尔文“丛林”中进化过程中的失败者,那么艾略特则更多地将个人投资用于维持RIM的生存。他说道,自己并非是孤独的:“我认为,公平地说,许多社区都对RIM抱有很大期望。许多社区都希望RIM继续表现良好,这不仅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还与某种自豪感有关——我来自基奇纳-滑铁卢,是的,是RIM让这个地区变得世界知名。”RIM就像是表现出色的家庭成员,他说道,人们希望为这家公司提供支持。

“我认为,RIM无法在五年内拿回整个市场。”

尤其是,这个“家庭成员”带来了如此之多的回报:在2001年,RIM捐献了200万美元来帮助融资这个城市的康乐设施,最终这个设施变成了RIM公园。联合创始人拉扎里迪斯也曾捐献2.5亿美元成立“周边理论物理研究所”,RIM前联席首席执行官吉姆·巴尔西利投资3000万美元创立了“国际治理创新中心”。两人还曾慷慨解囊,向滑铁卢大学捐献资金。拉扎里迪斯及其妻子向这所大学下属的研究中心量子计算研究所捐献了1亿多美元。“在2005年到2010年,你很难找到并非由RIM赞助的项目。”埃克特说道。现在,至少

在谈及细节问题时,艾略特称其希望黑莓10系统大发布时间没有被推迟就好了。但他对这家公司的机会不抱幻想:“我认为,RIM无法在五年内拿回整个市场。”

他对未来的希望较少地与RIM的产品有关,而更多地与这家公司意味着什么有关:当地的成功故事,慷慨的捐助者,社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让当前IT行业成为可能的科技创新者。所有这些正面的特征都是看不到摸不着的,而RIM承诺将会推出的黑莓10手机也还不见踪影,还要到等到几个月以后才会出现——这种忠诚可以说是复杂难解的。艾略特说,他乐观但却很现实,并以这样的话作为结尾:“虽然我很支持RIM,但我拥有一部iPhone。”

三国群英纪手游

坦克联盟游戏

混元劫手游

九州飞凰录百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