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电热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电热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熊晓鸽回顾16年投资经历我是第一个代表美国在越南开公司的人

发布时间:2020-03-12 13:25:42 阅读: 来源:消防电热带厂家

熊晓鸽回顾16年投资经历:我是第一个代表美国在越南开公司的人原创创业邦导语: 【创业邦12日讯】3月11日下午,由清科集团举办的中国创业投资十年回顾在北京举行,IDG创始合伙人熊晓鸽、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邵俊等在论坛现场回顾了十年前的投

【创业邦12日讯】3月11日下午,由清科集团举办的中国创业投资十年回顾在北京举行,IDG创始合伙人熊晓鸽、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邵俊等在论坛现场回顾了十年前的投资趣事,并展望了VC下一个10年。

以下是熊晓鸽的16年创投经历回顾:

熊晓鸽:在93年的时候刚搞了第一个基金,那个基金特别大,花儿了2000万美元。那时候谈不上什么激动,觉得一天到晚跑来跑去,心理好象有一个梦想,因为在美国看到风险投资是怎么回事,老想回来折腾一下。那时候最熟的阎炎在AIG管大的基金,比我的基金大很多,我记得别人说中国风险投资三个大傻,第一傻的就是我,第二傻的就是他。管的基金比较小,后来我们的基金,当然IDG第一个基金不大,8000万美元,到99年的时候我们变成合伙人制,第一次变成合伙人制原来是IDG的投资部门,那时候基金到一亿美元。那时候比较激动人心一点,一天到晚可以听到美国互联网公司上市,因为IDG最早投了一个公司,当然那时上市挣了很多钱,所以我们也在中国寻找,那时候还没有听见Google,那时候互联网比较激动。

评比这个奖,这个奖也是十年了。我觉得这个榜挺好的,我刚才看了一下,50强里面30%都拿到了风投的钱,所以评榜是很有意思的,我觉得最起码上这个榜也可以拿到钱,是很好的事。要说我们最激动的项目,说实话不一定是最赚钱的就是最激动,到现在为止我最得意的两个项目,一个是越南,92年我在越南投了一个杂志(PCWorld),当年越南还没有对美国开放,我去那个地方作为旅游者去的,拿中国绿卡不行,到香港找到一个旅行社跑到的越南。在胡志明市转了三天,第二天发现这么一个杂志,投了那个杂志,花了400美元,等到四个月以后,美国取消了禁运,我在那边成立一个公司,现在是越南最大的IT出版公司。这是我最得意的,我是第一个代表美国公司到越南开公司,在战后第一个公司是我投的,我比较得意的。因为湖南大学教训有一个"实事求是,敢为人先,"所以先做的事情我比较得意。

在中国我最得意的投资或者说做的比较高兴的,十年前我找到《时尚》这个杂志,做这个刊物比较开心。一是本来就是自己的本行,二是这个刊物挺好,每年给大家提供很多的生活类的使人们生活质量比较高的杂志,现在这个集团出了16个杂志,把国外各种各样的资讯也介绍进来。这是我最得意的事情。挣钱多的,百度很多,腾讯也很多,搜房也挣了很多的钱,所以最得意的事情不一定是挣钱最多的。

对于下一个年10年创投会走向何处,熊晓鸽谈了他自己的看法:

我们在去年一共融和三个基金,15亿美元,所以基金就是十年,这十年还得干活。我觉得今后的十年一定比过去更辉煌,这是肯定的。为什么?不是我这个人天生乐观,你想在过去的十年,像游击队也好,正规军也好,联想可能还不到十年,大家能够坐到这里融到钱,大家都做的挺不错的。这个做的挺不错不是说我们本事特别大,还是中国给我们带来很好的机会。而且像我们这样的背景也不可能一下子自己来做个合伙人融那么多钱,可能还是中国这个机会,时势造英雄,因为中国很多企业的发展的成功比美国有一些比较好的地方,它可能不需要依赖出口,依赖中国一个市场可以取得很大的成功,这个对团队的要求等等就会低很多。

还有一点,可能我们走的早了一点,不能说是英雄,至少投资早一点也成了大,我们做了一点事,当然也学到了一点东西。最最值钱的不是成功的经验,最值钱的是我们的教训,我们比在座的各位早进入这个领域,多赔了一些钱,当然挣的比赔的要多,但是这个教训对今后来讲是最值钱的,这样我们可以避免走弯路赔钱。也可以说我们比十年前更狡猾,所以在未来投资可能会更聪明一点。但是这个十年跟上一个十年比又有不利的地方,在97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有两个好的地方,那个时候至少美国资本市场是很健康的,包括"911"以后股票到03年才走下来,但那个时候中国股市不好,但是美国的股市还挺好,纳斯达克还是同样的成长,到公元2000年的时候纳斯达克跑到5000多点,历史上最高的。所以那个时候还有一个信心期待,美国的今天是我们的明天。第二互联网的技术,IT这个还是很大的事,网络技术,是不是搞网络计算机等等,有一个很明显、很明确的大家公认的技术方面成长的亮点。今天来看这个钱在哪个地方好,在中国最好。大家有点怀疑中国好吗?股票当然不好,以后风险投资推出怎么个弄法,两年以后纳斯达克会不会回来。现在谁说都不敢信,尤其是经济学家讲的话没人敢信。这就是因为没有一个权威,没有人能够作出这样的判断,对我们来讲推出是很重要的。当然我们有一个好消息,上个月我们同一天卖了两个公司,取得了比较高的回报。当然好象上市是为了我们推出,但是上市的目的是为这个公司的成长融得资金的,尤其是在今年,这个是现在我们碰到的一个难点。我们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怎么用好这些钱,就像小的时候觉得苏联特别好,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但是现在来讲,我上个礼拜刚从美国回来,每个人都觉得房子掉价了,我本来准备去波斯顿大学,前段时间我提名张艺谋得了一个波斯顿大学的博士荣誉,本来想做一个安排,但是现在不敢去。

现在投哪个行业?是互联网还是电子商务、新能源、矿产矿山的东西?大家也都在寻找,当然面对我们的投资商的时候非常有信心,但是真正开始投的时候要做很多的工作。做风险投资,我喜欢这个行业最大的一点是,每天必须学习。阎炎刚才讲的对,我们并没有觉得那么大的竞争,但是这种竞争还是有的,我觉得这种竞争是看不见的竞争,就是竞争你的学习能力,大家在用功,一起在琢磨,中国有什么样的成长点,未来怎么把这个事情做的最好。说到底,最后评估我们做的好和不好,不是你们大家,是我们的出资人,你的投资回报率怎么样,不是你投了一个怎么样,而是对整个基金来讲你投的怎么样。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学习团队,大家不停的在学习,在不同的阶段来学习对市场的判断、对人的判断、对管理团队的判断能力。当然也会出错,只是想出的错少一点而已。

对国家来讲,中国也面临很大的挑战,历史上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时期,居然全世界我们成长是最好的,没有哪个国家今年GDP要成长5%以上,中国还拼命说保八,所以老外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所以从这来讲我们的经济是好的,可是在这个时候,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个时候,人们手上的现金是全世界最多的,这个钱怎么花?为什么这是很大的挑战?当人穷的时候,幸福程度比较高。我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11块钱,每天都特别高兴,永远有个未来,那时候特别幸福。现在手上有很多钱的时候没有那么高兴,因为觉得明天会比今天好,如果明天走下坡路的话就觉得没有那么幸福。前不久有很多富人跳楼,我都能理解,富人赚钱的时候肯定不会跳楼。我记得我当年去美国留学的时候,那时候最有钱的是日本,大家看到我这个样子以为我是日本人,那时候日本最有钱,但是日本没有把这个钱花好,又买了洛克菲勒的大楼等等,结果不好,后来十年也没有走出经济衰退的怪圈。

但是我们怎么用好这个钱,对我们来讲人人民币基金是个机会,但是怎么把这个钱用好。不是钱多好办事,有钱什么都能做。而且这个时候没有做好的话,未来可能造成的不愉快也许会更多。在IDG我也管日本,但是日本在过去十年我基本没有去过,顶多是在机场跟几个头见见面,聊聊天就走了。如果说对国家的建议,怎么有很多钱是好事,但是我们不能指着这4万亿,这4万亿不能花在咱们身上。最重要一点一定要盯住市场这个机会,靠市场吃饭,靠你自己的本事吃饭,政府只能给你创造一个环境。我想在座的各位,至少我们台上几个人没有用过政府的钱,希望能够对我们有所改善,具体做的话一定得靠自己,盯着市场,这才能成功。更具体一点,我觉得今年还是推出创业板最好的时期,我看这次总理工作报告中也没有再提创业板的事,但是我还是觉得今年推出会比较好。那天我早上跑步看到一则消息,一位副主任说创业板的条款,说了一些要求,两年利润要1000万,成长每年30%.我觉得这还不是创业板,如果是用这样的规则的话,中国永远不可能出现像百度、搜狐、新浪这样的一些公司。这只能看作是中小企业板的延伸,把台阶拉低一点而已。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就不要放在创业板里面,如果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就把台阶降低一点就完了,

如果真正弄创业板还是要参照美国的纳斯达克,因为世界是平的,从历史发展来看,美国新兴行业产业没有纳斯达克根本不可能有美国技术产业发展的辉煌。真正弄创业板就弄一个货真价实的,这样的话使得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有跟美国竞争的能力。现在跟美国比,过去十年我们这些基金,尤其是十年前成立的基金,我们的回报率远远超过美国同行。在这点来讲我们这十年也还是做了一点事,但是得益于市场给我们的机会,不是说我们特别能干,确实是因为我们很幸运。说个题外话,我最近投了一个电影叫《高考1977》,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关于最看好的行业和机会,熊晓鸽的观点是:

第一,我还是觉得互联网类型的蛮看好的。第二,我觉得国内的消费型,不需要依赖出口的非常看好。投资一定要以人为本,要解决消费型的话,你的服务、你的产品是不是帮助人们生活的更好,效率更高,更加高兴。现在人们关心什么事情呢?关心活的更有品位,穿的更有品位等等,当然我不觉得一定是做服装、卖服装、电子商务,我个人很有兴趣。随着生活好了,人们希望活的更健康,退休以后希望活的更长,所以帮助人们活的更健康、更长寿的生物、药物方面也是很有意思的。光活得久有品位也不够,还要活得更愉快,娱乐业,当然包括游戏等等,但是是不是网游我就不知道了,网游公司太多了,要评来评去可能意义也不太大,但是跟娱乐有关的也是比较有意思的。

对于IPO市场退出的问题,熊晓鸽也有自己的见解:

我觉得目前来讲,做IPO的话机会不大,一是不知道哪个市场好,二是也没有哪个投行公司敢跟你做。所以我个人觉得,今后12个月内,除非股市有很快的变化,否则的话比较难做。即使决定做的话,比如我们去年有五个公司打算上市,但是都推迟了,现在要临时做的话,也要做财务报告、又要做律师,重新折腾,我觉得今后12个月内按照正规上市做的不会太多,可能也许会有一两家。我们最近倒是有一家公司,现在想来做这个,我不知道今后会不会上市推出。借壳上市的话,我个人觉得没有人愿意这样做,如果有钱特别想投的话,不如看一下上市的公司,如果它的经营非常好,现在有些上市公司的市值比手中的现金还低,所以像这样的公司还是有很好的投资价值。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空调设置定时怎么取消?

宁夏空调维修网

广州市番禺区新科空调清洗加雪种移机售后维修中心电话号码

揭秘空调风扇组件拆装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