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电热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电热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超球员尿检查出瘦肉精曝足协管理宽松内幕[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7 15:17:16 阅读: 来源:消防电热带厂家

河南建业球员阿不都外力药检验出“瘦肉精”,暂时被中国足协停赛,这也是继一年前鲁能门将韩镕泽后第二起中国足坛比较受到关注的“瘦肉精事件”。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很早就已危害到了体育界,各地方及国家直属的运动队,均对运动员的饮食严格管理。但在中国足坛,管理很是宽松,球员基本上没有什么顾忌,也不会留意相关知识,在外面聚餐是经常的事。

建业球员阿不都外力尿检查出“瘦肉精”

中超球员不怕“瘦肉精”?

很可能常在外面吃肉,所以“中招”

前天传出消息,中超河南建业球员阿不都外力近日在中国足协例行的尿检抽查中,被查出尿液中含有“瘦肉精”成分,目前已经被临时禁赛,正在等待中国足协开出的正式罚单。

昨日阿不都外力对南都记者表示:“俱乐部说我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对外说话,我自己也不想在罚单出来之前说什么,但我还是想说一句,了解我的人都清楚我的为人,我绝不会想去吃禁药,我想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据记者了解,阿不都外力是在7月31日建业主场对长春亚泰的比赛后被抽中参加尿检的,那场比赛是他本赛季第一次代表建业首发。自从今年6月贾秀全成建业新主帅后,阿不都外力开始得到重用,成为532(或者352)阵型中的那个左边路球员。7月27日到8月24日间,阿不都外力4场首发2场替补,在踢完8月24日客场打贵州人和的比赛后,阿不都外力在最近3轮联赛都被排除在18人大名单之外,这是因为他在尿检结果出来后被足协禁赛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尿检就是阳性,不过我现在心态很好,反正每天照常跟队训练,联赛还有5轮,我不知道足协处罚什么时候出来,但我相信我还能踢几场联赛。”阿不都外力说。自2011赛季加盟中超以来,他经常受伤病困扰,经历不算顺利,不过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比较乐观。

现在获悉的消息,是阿不都外力的尿液内含有“瘦肉精”成分。“瘦肉精”里的莱克多巴胺、克伦特罗等药剂,都属于兴奋剂。据建业俱乐部方面人士分析,阿不都外力是新疆维吾尔族人,平时喜欢吃肉,经常在外面吃牛、羊肉串,所以他“中招”的可能性比其他球员要高一些。

前例 两名鲁能球员去年“中招” 足协认为“肉食品造成可能性大”

今年5月7日,中国足协曾下发过一个兴奋剂检查通知,山东鲁能守门员韩镕泽在去年9月份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进行的赛外检查中,A瓶检测结果呈蛋白同化制剂(克伦特罗)阳性,后来B瓶检测结果仍是阳性。今年1月举行听证会后,足协得出最终四点结论:一,运动员方对阳性检测结果无异议;二,证据表明,检测结果为阳性由含有克伦特罗的肉食品造成的可能性大;三,韩镕泽缺乏反兴奋剂知识和防范兴奋剂的意识;四,俱乐部对运动员的反兴奋剂教育相对薄弱。

20岁的国青门将韩镕泽还不是鲁能第一例。同样是在去年9月,鲁能足校一位14岁的球员张某某也是一次尿液检测结果呈蛋白同化制剂(克伦特罗)阳性,被认定“不排除是含有克伦特罗的肉食品造成”。

一位年轻门将以及一位14岁的小球员主动去服用兴奋剂,这个可能性不大。所以中国足协只是警告俱乐部及足校“应当承担管理责任”。

实情 中超管理宽松,几乎不尿检 球员:反兴奋剂在足球圈内不是特别严格

与游泳、田径等个人项目相比,足球这种团队项目很少跟兴奋剂扯上关系,官方兴奋剂检测工作远不如其它项目频密。

一位已经退役的前长沙金德球员告诉南都记者:“我在联赛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参加过尿检,参加尿检的队友也特别特别少。以前踢完比赛,大家洗完澡收拾完东西就上大巴,偶尔有一两个球员不是去参加新闻发布会,就是去做尿检了。足协是针对一些特别的比赛会做尿检。”

一个赛季下来,有些球队可能只会被抽查一到两次。北京国安球员陈志钊告诉南都记者:“今年好像听说我们对鲁能的联赛,说那场球会检测,俱乐部会跟球员打招呼,比赛完可能会找两个球员去检测,但一开始没有说会抽哪两个,是随机的。”

“中超联赛足协可能每轮只抽一两场,但在巴西联赛,每一场比赛都会抽两个球员去做尿检。我在巴西就被抽过两次,但之前在南昌衡源还有今年在国安,就没试过。”陈志钊说。

广州恒大球员于汉超告诉记者:“好像一般说是赛季末抽查比较多。抽中的球员就去尿检,尿不出来就喝水,尿满需要的分量就行,封起来就检查去了。一个球队大概一个赛季最多两三次吧,国家队集训偶尔也会抽查。我在辽足几乎年年都被抽查过,有一次一年之内被抽查两次,全都是我,也是奇怪。”

相对来说,足球不像其它项目那样吃药就立竿见影,所以兴奋剂问题很少在足球圈范围内被讨论,在管理相对松懈的情况下,很多球员对禁药的概念比较模糊。陈志钊说:“我也不知道其他球员会不会依靠药物来进行恢复,药物类的东西我一般尽量不吃,以防中招。”

于汉超告诉记者:“吃东西,现在很多球员都很自律,就出去吃饭呗,很正常。主要是感冒生病的时候会考虑,可不可以不用药,或者药的成分有没有问题。在外面吃饭倒不会很注意,大家不认为出去吃饭就可能触碰到禁药。”

于汉超还提到了球队起到的作用:“队医在这方面都应该有把控。球员的保健品应该不会牵扯到禁药,还是相对安全的。主要还是感冒发烧药,队医一般要求我们注意点。”实际上,在任何项目的运动队,运动员生病后都不能像普通人那样随便吃药,教练都会提醒,很多感冒发烧的运动员,为了规避风险只能靠喝白开水来排毒治病。

上述提到那位前金德球员则说:“如果说每轮都药检,是没有必要的。就算是有人服药或者吃刺激性东西,他也是在关键比赛才用,不是每场比赛都用,而且检验出来的东西,可能跟兴奋剂没关系。其实很多东西,不能说是刺激性药物,有时候球员比较累,队医可能会给球员吃一些提高身体能量的东西。处在保级区的球队或者争冠区的球队,这都是很正常的。”

反兴奋剂教育和管理在足球圈内不是特别严格,因为足球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情况很少。中超球员对违禁成分的认知非常有限。“中超本来就没有什么特殊规定,球员手里也没有什么明确规定。球员不知道这种不能吃。”这位退役球员说。(记者 丰臻)

钦南区强化中秋国庆两节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玉龙薹草

阳光浴霸怎么样浴霸选购窍门有哪些检测报警仪

玉柴举行工程机械学术报告会陶瓷阀门